大众麻将
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创新 >

男女主是阮瀚宇木清竹的小說叫什麼總裁前夫太

日期:12-02   阅读:100   分类:科技创新

男女主是阮瀚宇木清竹的小說叫什麼名字,最近有很多用戶都在追小說,那麼男女主是阮瀚宇木清竹的小說叫什麼呢?下面小編來告訴大家。

系統:官網版   語言:中文   分類:其他遊戲   大小:

阮瀚宇木清竹小說簡介   

阮瀚宇沉默著熄滅了菸頭,鷹隼的雙眼定格在她深V的衣裙裡面那條深深的溝里。

這個女人離開他三年了,這三年裡她到底跟了多少男人,到底要有多饑渴?今日竟然穿成這樣來勾引他,爲了錢,真的厚顏無恥到了這個地步麼?

心頭怒火如同噴湧的岩漿,陰冷的眼裡射出來的是燒紅的刀子,可體內卻夾雜著一股濃濃的邪火,讓他口乾舌燥,渾身躁熱! 似乎自見到她起,這股邪火就開始暗流湧動了!

「陪我一夜,我就同意。」他一條長臂搭在沙發背上,頭微偏,眼神冰冷,厚薄適中,弧線優美的紅脣漾起輕蔑嘲諷的笑,渾身散發出與生俱來的王者霸氣。

他把她當成了什麼?木清竹倒吸口涼氣,渾身一顫! 三年了,他對她的恨更重了!

寒意從腳底竄起,冷徹全身,心中隱藏的那點期望如同跳躍的火星子一點點熄滅,純白的雪紡裙襯得她嬌美的臉毫無血色,曾經的堅持也一點點被吞噬!

是的,他永遠都不可能愛上她,這只是一廂情願,自取其辱!

在美國打拚三年了,也練就了她能屈能伸的性格!

「成交!」木清竹微微擡起頭,從精緻的皮包里拿出已經簽好字的離婚協議遞給他,「阮大少,一手交錢,一手交貨,今晚過後,我們再無瓜葛。」

很好!阮瀚宇額角的青筋跳了下,冷冷一笑,朝她勾了勾手指。

木清竹忍住羞辱,略微走近一步,臉上掛著一如既往的淺笑,嫵媚而又迷人!

阮瀚宇鷹兀的雙眼夾著火辣的目光注視著她,就在剛才一瞬,他似乎看到了一個悲哀無助的小女人,心裡竟會莫名的痛了下,這是怎麼了?

一定是幻覺,只一秒,面前女人的臉上堆滿了媚笑,讓他反感之極!

他怎麼可能憐惜這樣的女人? 木清竹從他黢黑冰冷的眸里瞧到了自己眼中的那絲膽怯! 心跳得厲害,這一刻,她很想轉身就跑,可這個念頭只在腦海里閃了下就被她否定了!

「取悅我。」阮瀚宇的聲音冷厲而霸道,他斜靠在沙發上,頭微微昂著,微微鬆開了領口,渾身冷漠得不近人情。 取悅?木清竹有點不知所措!

結婚這麼多年,他喜怒無常,對她冷若冰霜,他們之間的婚姻早已名存實亡!如果不是結婚那晚他喝醉了…… 「怎麼,沒有誠心?那就請你出去吧!本大少可沒有這麼多清閒時間。」

看到木清竹站著沒動,男人冷冷的說道。 死就死!木清竹牙齒一咬,臉脹得通紅,猛地俯身捧起他的脣就啃下去。

她的紅脣貼著他冰冷的脣,帶著淡淡的清香,阮瀚宇有片刻失神。

這是結婚以來她第一次主動吻他,可這哪裡是吻?分明就是在啃骨頭,想起她在裝清純,他只覺一股無名的怒火襲上心來。猛地將頭一偏,木清竹的吻落空了,腳下一滑,整個人跌入他的懷裡。

「如此迫不及待的投懷送抱了?」阮瀚宇聲音冰冷,濃濃的男人氣息夾著炙熱的呼吸噴灑在木清竹的耳鼻中,還來不及脫身,一隻鐵臂就把她拎了起來,狠狠地摔在了軟牀上。

男人有力的大手迅速扯掉了她身上的衣裙。

潔白瑩潤的肌膚,凹凸有致的曲線,呈現在他面前,帶著致命的誘惑!

「這可是你自己願意的。」阮瀚宇嘴角噙著冷冷的笑,猛地俯下頭吻上去!

錯。這傢伙胖得就像一座山,白花花的肥肉呈現於眼前,晃得人幾乎睜不開眼。雖然在渡劫級別的老怪物中,林軒算是年輕到了極處,但自從踏上修仙之路,到目前爲止怎麼也有數千年。這麼漫長的歲月里,見過的胖子可以說是無數。可卻根本沒有一個人,能夠與眼前這傢伙相媲美的。全部小巫見大巫!他有多胖呢,林軒都不知道該用怎樣。

她的美好,早在那個夜晚他就領教過了,只是,越是美麗的女人,越善於僞裝,他十分討厭! 此時想要得到他的憐惜,這種可能性幾乎沒有!

乾澀的痛很快就穿透了木清竹的身體,她的心很痛很痛!曾經,她迷戀著他。可他對她,只有冷漠和粗暴。 這一夜只是一場交易!木清竹很清楚!

既然有些東西必定要付出,那就快樂點吧,因此她痛並快樂著!更何況,面前的男人還是她一直深愛著的! 當迷糊的意識漸漸甦醒時,已是凌晨了,木清竹渾身撕裂般的疼痛!

她哆嗦著爬起來穿戴整齊,疼痛讓她皺起了眉,可臉上卻笑若桃花。

木清竹有一雙晶亮的眸子,明淨清澈,笑起來眉眼彎彎,讓人不得不驚嘆她清雅靈秀的光芒。

就像現在,她家破人亡,甚至與她曾經深愛過的男人逢場作戲,她也是笑得從容自若。

阮瀚宇正站在落地窗前,淡黃色的燈光圈映在他身上,修長挺拔的背影略顯落寞,目光深沉而冷漠!

「哦,竟然真的是你!不過,你也沒有理由啊!怎麼會是你呢!」「皇后姐姐有所不知,其實我的父母都在很遠的地方,前些年差一點都餓死了!窮怕了,也不敢窮了,所以就讓我在這裡幫著他們買一些東東!本來是沒有錢的,但誰讓姐姐大方,一下子就給了五十萬兩白銀!之後的事兒,恐怕就不必再說了吧!」

終於結束了嗎?木清竹感到一陣輕鬆,心,卻沉重得透不過氣來!前面的路將會很艱巨,這一切才只是剛剛開始,她要做的事還有很多……

何初遇,「一羣腦殘……」剛一說完就被江小茶給踹了。「我錯了,以後我是你的腦殘粉,天天給你四方城開屏,讓蘋果台黃金時段循環播放你的廣告,對了,你拍過什麼廣告?」何初遇,「沒拍過的話,給我們水木集團拍一個廣告片吧。」「不拍。」江小茶皺眉,「你們家代言人不是江靈兒嗎?」

「我可以走了吧!」木清竹神情冷冽,一字一句地朝著阮瀚宇說道。

剛走幾步,又掉過頭來,揚起手中的支票,朝著正面無表情注視著她的阮瀚宇淡淡一笑道:「再見,前夫!」 木清竹優雅地朝他揮揮手,輕飄飄地走了。 阮瀚宇的身子有些僵硬,目光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!

版權問題本站暫不支持下載

Copyright © 2019 大众麻将 版权所有